大眾小說網 > 降臨平板 > 第76章 出城

第76章 出城

  弄明白了三融時候的最后一個問題點,放開手腳的黃琦很快就完成了所有的三融。10個體系,10個技能樹,10個藍條。

  這次提升,HP護罩強度也提高到了52點,提高了一大截。本體的基礎點,當HP護罩被打爆后需要溢出13點傷害才能把黃琦打死。戰場生存能力猛的提高了一大截。

  然后,在當天的演武中,當黃琦初步適應了自己的能力之后,黃琦帶著自己的護衛隊將對手給打爆了。

  洞察這個被動的武將技能幫助黃琦不斷的發現對手的破綻。雖然是只有1成的概率,不過一場戰局上怎么會只有1個破綻?

  即便是入門級的洞察,也讓黃琦能輕易的辨別出三四處對手陣型的薄弱點。而且,戰局是變動的,三融模板的尉官只有相當于黃琦這10個技能樹中的一個,沒有提供輔助的代價就是,在變動的時候,哪怕之前沒有的破綻也因為不斷的在黃琦面前展示而被黃琦給察覺到。

  剛剛進入校場,黃琦發現了對手3個薄弱點;

  剛剛開始調兵準備沖陣,黃琦總共發現了7個薄弱點和一個能給對手重大打擊的點;

  當黃琦對著那個重大威脅的點做出調整后,另2個重大威脅的點被黃琦察覺;

  當雙方接觸后,除了重大威脅點有了一個班進行針對,幾個薄弱點也有戰士進行壓制后,被針對的對手暴露出了致命點,然后塞入一個伍,僅僅5人的隊伍后,把對面打成崩盤局,到處都是致命點,輕易的被打敗了。

  這次的對手就是當時用基礎指揮將黃琦打爆的人。現在僅僅因為幾個能力的加持,雖然指揮能力還是比不上,可是已經輕易的被打敗。

  兄弟連,分散出去成為獨立鋒頭的班、伍或者是三人組,大部分這樣的小團隊的實力都提升了。因為戰士們相互間非常熟悉,多次一起揍人,或者一起挨打的經歷,使得相互間都有著信任。

  領頭的人,作為每個小團隊的核心,也是一位位被認可的強者。

  可能在整個公民衛隊中沒法排上號,可是在三人小隊中,他就是最強的那個小大哥。在執行獨立任務的伍里面,他就是大家認可的伍長。班長?那是公認的老班長,是每個人都能信任的人。

  還有急速訓練,黃琦擁有的能力,只要他們具有對應的素質和條件,就能在黃琦的操控下施展一次。比如愈合阻斷,比如殘廢,比如志愿兵。

  志愿兵就算了,在已經完成位面核心馴服工作的廬州界表現不出來。可是殘廢和愈合阻斷又太狠了點,對付自己人至于這樣下重手嗎?

  只是使用了很少一部分的能力,已經將整個團隊的實力拔升到曾經仰望都到不了的程度。

  察覺到自己派的人被打敗這個情況,那位營長很吃驚,沒過半個時辰又把打黃琦他們打的都快有心理陰影的騎兵派了過來。

  騎兵的速度比步兵強,騎兵的沖擊力比步兵強,騎兵的攻擊距離比樸刀兵強。即便是黃琦發現了對方陣型的薄弱點,甚至是致命點,可是手中的兵力沒法攻擊,對手的致命點也變得不再是缺點。

  面對一直以來的對手,所有戰士的心態都是崩潰的。

  對付步兵,總是有辦法搞定。對付騎兵,哪怕防守住了,人借馬力形成的沖擊力都能把他們撞飛。所以,心態崩了。

  心態的變化將哀兵能力激活了。然后,一直按著黃琦他們打的騎兵被掀翻了,雙方拼了個1比1。不是30名樸刀兵跟15個騎兵的比拼,是30名樸刀兵拼掉了30名騎兵。

  現在,訓練是不是可以暫時告一段落了?洞察、哀兵、突刺、寬恕和兄弟連,這5個能直接加持在公民衛隊上的能力還沒有完全發揮作用,愈合阻斷、殘廢、家將的能力還沒有使用,志愿兵和技術訓練也沒有真正的使用。已經能拼掉對自己有極大壓制的騎兵了?

  “班頭,我有個想法。”吃了飯,老班長帶著新班長和小班長過來找黃琦。

  新班長是后來調來的那個,小班長是黃琦提拔從伍長的位子提拔起來的,他們各自帶著一個班,是日常的標準作戰和訓練單位。

  黃琦撇了他一眼:“你們的設想已經晚啦!哈哈,去,快點,收拾好之后我們出城。”

  不太明白的幾人還是服從了命令,在三分鐘時間內集合好了所有人,集合來的人都已經全副武裝,隨時能開戰。

  這算得上是這段時間最讓黃琦滿意的事情了。

  被偷襲,被針對,然后針對訓練后,哪怕剛才這種所有人都脫下鎧甲陷入最放松的睡眠的時候,集結號響起來,也能在三分鐘內完成集結和作戰準備。

  若不是被下令脫鎧甲睡覺,他們能在半分鐘內全員列隊做好戰斗前所有的準備工作。

  曾經等級只有5級的士兵,全員成為9級的戰士;曾經等級只有7級的老班長,等級達到了11級,新班長和小班長也有了10級。

  黃琦在進步,他們也在進步。打敗了,被打爆HP護罩打暈了,灌下泉水后救好,略微訓練調整后準備迎接下一場戰斗。打贏了,喝點泉水略微休息一下后又會被黃琦指揮著進行更高強度的訓練。

  以前,一年或者一輩子能有一次打爆HP護罩的經歷嗎?沒有,那樣往往就意味著死亡,除了主力部隊沒有哪里有這么瘋狂,會用這種辦法進行訓練。

  現在呢?一天至少兩次,還有可能是三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晚上有時候也有一次。

  即便是陪著黃琦訓練的這些主力部隊,只要是跟黃琦他們真正交手,而不是對著空地來兩下表演一樣的,實力也都漲了一大截,讓上面的營長、團長開心的很,換著花樣的讓黃琦感受不同兵種不同打法的威力。

  以前,他們即便是有那種苦澀難喝的藥水做保障,可是那沒有回血的能力,只能穩住傷情,讓人不至于在昏迷中死去,然后依靠身體的自動恢復能力恢復。

  藥差,限制就大。所以,以前最高強度的訓練也只是三天一次,普通的高強度訓練是十天一次,正常的訓練是一個月或者一個季度這么演武一次。

  對著靶子自己練,還是這種真刀實槍一樣絕死拼殺,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成長速度也完全不同。

  有不要命的陪著練,有結實的人手沙包送過來挨揍,揍了對方還送能恢復的珍貴藥水,那還不干?

  “班頭,我們現在去干嘛?”當黃琦帶著他們走出北衛城的城門,頂著已經偏斜的太陽繼續前進的時候,老班長忍不住走到黃琦邊上開始問。

  “哪那么多廢話,跟著。”隨口把老班長呵斥了回去,轉身大聲的對戰士們喊。

  “大家還記得紅燒熊掌嗎?那種肥厚,那個香啊。現在想起來都還流口水啊。可是,之前就那么點,吃完就沒了,饞啊!”

  “這不,我聽說有一窩熊來了,我們弟兄的本事也練好了,戰斗力也上去了,我們一起去抓一批,再加餐一個星期,你們說好不好?”

  戰士們轟然叫好,可是怎么好像有不同的聲音在響?難道是有誰有不同意見嗎?反了他了。

  “喂,班頭!你們等等我,你把我給忘了,我也是衛隊的人啊。”

看過《降臨平板》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pk10 稳赚 东方6 1生肖 山东十一选开奖结果图 如何炒股票新手入门 福建十一选五任选推荐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新浪刀锋博客 68开头的是什么新股票 在线股票配资推荐瑞银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平台 河南快三走势图万能码 重庆幸运农场什么时候开奖 重庆快乐10分开奖查询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全球股市指数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正好网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