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異位面事務所 > 第一千五十三章 突變 (求訂閱)

第一千五十三章 突變 (求訂閱)

  從顧生輝登場到現在一步一步由頭至尾始終控制著戰斗的節奏,幾乎沒給帝辛太多反擊的空襲,讓第一次一窺其實力的裴言不由得感慨一句姜還是老的辣。

  強酸再一次被源氣掙脫,重新暴露在空氣中的帝辛可以是慘不忍睹,臉部已經完全看不出他的外貌,半邊臉徹底被酸水洞穿露出被腐蝕發黑的牙齒,事已至篡辛不得不使用老師賜給他最后的獲勝手段,懷著不甘與怨恨他抬手指向懸在半空之中的顧生輝獰笑道:“你或許比我更強,但是這場比賽的獲勝者注定是我!如果你能活下來記得感謝我吧!”

  “心!”看到這裴言忍不住驚呼出聲提醒道,雖然他不知道帝辛想要做什么,也想不通他能做什么扭轉戰局,但是按照之前血剎比賽中使用的手段,這個舉動一定不會是什么好事。

  無需裴言提醒顧生輝并不是一獲勝就忘乎所以的新人,在再一次用膠水將帝辛包裹之后,他立刻將自身源氣防御提高到了極致,這時就見圍繞在場地外圍的已經消散差不多的酒液,忽的聚集在一起凝聚擠壓,在一大灘酒液濃縮成只有一碗水容量時,這灘酒液嗖的一聲將面前樂高積木的防御擊出一個洞,幾乎在眨眼之間撞擊在了顧生輝身體之上。

  “呼!”看著酒液被顧生輝源氣護體阻攔在體外散落一地的情形,裴言長長松了口氣不管那灘液體是什么都沒有用了,顧生輝已經攔下它了!然而包括顧生輝及裴言體內的林君昭都沒有注意到,那碗酒水并沒有被完全擊散,其中很多一部分迅速與顧生輝護體源氣融合滲進了他的體內。

  場上的戰斗還在進行只不過這已經不能被稱為戰斗,完全是顧生輝對帝辛的折磨,在這期間顧生輝也曾詢問過帝辛是否選擇投降結束比賽,而回應他的只有一陣接連不斷的咒罵之聲。

  這樣的消耗還在繼續帝辛自愈與抵抗的力度越來越弱,就在眾人認為這場比賽勝負已分之時,空中的顧生輝卻出現了不正常的表現。

  最開始他還只是身形搖晃,到后來他控制液體轉換的速度開始變慢,當裴言等人都看出他的異樣時,事態惡化的速度開始加劇幾乎在一瞬間,顧生輝連維持飛行的程度都做不到,身體一晃一頭從空中栽倒下來。

  在眾饒驚呼顧生輝轟隆墜地,好在地面樂高積木作為緩沖減緩了沖擊的力道,而隨著他的跌落,失去源氣支持的樂高積木以及圍困帝辛的膠水液體也開始潰敗消散。

  “該死!又是這樣!血剎他們又作弊了嗎!”裴言見到此一拳擊在防御法陣之上咆哮道:“大姐,他們用了什么手段是和林道子一樣的源氣吞噬嗎?”

  “呃~!不是,我也不清楚我沒有感受到一點燭龍本饒源氣波動!”這次林君昭也傻了眼看著擂臺不知所以道。

  “那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可能顧處一下就變成了這樣?”裴言著再次看向擂臺,此刻的顧生輝身上再無一點源氣波動,整個人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漢搖搖晃晃,努力睜著昏昏欲睡的雙眼一步一步向擂臺邊緣挪去。

  另一邊從粘稠膠水中脫困的帝辛則顯得凄慘的多,失去鎖鏈與凝固膠水的支撐,雙腿幾乎被腐蝕殆盡的他噗通一聲跌倒在地,但是他比誰都清楚接下來顧生輝馬上就會陷入長眠之中,任何攻擊都不會讓他清醒過來,現在他必須抓住機會將其射殺。

  “顧處!不要堅持,勝負交給我!快退出比賽!”看著帝辛強撐手臂抬起一柄手槍瞄準顧生輝的舉動,裴言青筋直冒沖著臺上怒吼道。

  而這個時候感受到自己即將支持不住的顧生輝,強忍著意識內如潮水般襲來的睡意,終于將身子挪進了宣布退賽的區域,他手扶擂臺防御壁用盡氣力低語道:“我退…。”

  轟!子彈出膛經過異能強化引發的爆炸,瞬間將顧生輝接下來的話所淹沒,看著他被掀飛到上的身體,裴言直接飛到半空之中沖道法界方向大吼道:“他剛才已經喊退出了,這場我們承認失敗!快點關閉法陣結束比賽!”

  就在他喊話之時帝辛瞄準身體即將下落的顧生輝,再一次扣動了扳機子彈出膛與擂臺消失同步。

  轟!又是一聲炸響,只是這一次沖的火光中多了一個人影,裴言瞬移出現在顧生輝前方一手阻擋下了所有爆炸攻擊,一手接下了身體向下墜去的顧生輝。

  比賽結束法陣消失擂臺內兩個人身上的傷勢立刻得到了恢復,與受傷較重恢復傷勢后全身光禿禿狼狽不堪的帝辛相比,失去防御只受到爆炸傷害皮肉傷較重的顧生輝,恢復的速度更快更完好,雖然看不出任何外傷可不管裴言如何晃動呼喚,顧生輝仍舊昏迷不醒沒有反應。

  此刻雙方都有人涌上擂臺,裴言將顧生輝交給身后的葉若在照顧檢查后,起身向血剎方向走去,看到這一幕血剎一方如臨大敵尼祿搶先一步走出人群,擋住裴言去路高喊道:“裴言,剛剛發生的事是比賽,我們的人被那顧生輝蹂躪得有多慘你也看到了,沒有這個比賽只準你們打人我不準還手吧!剛才那種情況下為了確保比賽的勝利,對…。”

  “別和我扯這些沒用的,給我的理由!”裴言怒喝一聲沖殺氣破體而出。

  被這股強大的氣勢所逼,尼祿也不由得后倒退兩步質問道:“你想要什么理由在。”

  “我的人比賽后為什么還繼續昏迷!你們用了什么手段贏得的勝利,如果不個明白開戰吧!”

  聽到裴言提出這個問題,尼祿呵呵一笑道:“雖然我們沒有義務回答你這個問題,但是基于我們之前的表現,我也料想到你們會對這件事提出質疑。”著他回頭沖剛剛換上新衣的帝辛一撇嘴笑道:“人家問你是如何獲勝的,給他一個準確的答復吧。”

看過《異位面事務所》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pk10 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