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末日行動組 > 第三百一十七章?困獸之斗

第三百一十七章?困獸之斗

  頓時5扇貼滿后的通道內傳來了喪尸們憤怒的嘶吼聲,聲音順著五條通道內傳到了礦洞內,由于礦洞內的十分的空曠,傳來的聲音匯集于此,在空曠的礦洞內回蕩。

  10個人按照龐俊的要求握緊了拳頭,背靠著背圍成了一個圈各自看著前方的鐵門。

  不一會5條通道內便有一些喪尸從里面沖了出來,這些家伙沖出鐵門之后在門口停留了一會,很快便發現了正站在中間的龐俊他們十個人。

  龐俊提醒大家說到:“千萬別個抓到或者咬到,盡量找機會攻擊他們的頭部,發現帶有武器工具的喪尸一定要第一時間把武器弄到手!”

  幾個人異口同聲的表示知道了,就開始迎著跑過來的喪尸們沖了過去。

  這些喪尸似乎是解餓了很久了,看到面前的10個人像是打了雞血似的張開血盆大口就是沖了過來,見著人第一反應就是撲咬。

  作為受過訓練的龐俊,在部隊時就特別練習過一對多的戰術打法,經管此時對面的敵人不是人類,而是具有強大攻擊欲望和感染病毒的喪尸,但是對于龐俊來說卻是要比起對付人類敵人來說相對容易很多,畢竟喪尸們不會像人類敵人那樣耍滑使壞,指揮沒命的想要咬到你,只要注意閃避輕松干掉這些家伙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事實也確實如龐俊設想的差不多,第一次徒手對付這么些喪尸,龐俊毫無畏懼,迎著正前方向自己撲過來一只穿著厚實棉大衣的喪尸,沖過去,一個下蹲,雙手抓住喪尸的大衣一個反摔,將喪尸摔倒在了地上,然后抬起右腳對著躺在地上的喪尸面部狠狠的一腳跺了下去,頓時喪尸的頭部開了花,腦漿血液噴了一地,瞬間一動不動了,顧不上擺poss,龐俊立刻轉身順勢左腳一個側踢,不偏不倚的將另一只撲向自己的喪尸腦袋踹出了身體,滾落了出去,失去了腦袋的喪尸身體依舊慣性似的朝著龐俊撲過來,龐俊站穩之后,一個閃身多了過去,隨后對著又一只撲向自己的喪尸揮出拳頭,這一記直拳,龐俊是鉚足了氣力,全力一擊,頓時喪尸的臉頰被打穿了,腦袋跟著一起碎裂開來,好在自己是帶著手套的,不用擔心在擊打喪尸面部的時候會被他的牙齒活骨骼碎片劃傷。

  想比喻受過專業訓練的龐俊來說,孫逸軍和花襯衫也不弱,孫逸軍之前上過空手道班,當時只是想強身健體而已,盡管不能參加正式的比賽,但是對付這些喪尸已經十分夠用了,看著倒在周圍地面上的喪尸尸體,孫逸軍沒有感到意思的疲憊,相反卻更加興奮了起來。

  而花襯衫雖然沒有什么標準的章法,也沒有練過什么門派,但是曾經混跡江湖是的那一套打架功夫,知道今天卻依舊有效,喪尸們也是被花襯衫給打的七零八落的。

  不過相比于末日行動組的三名隊員來說,這剩下的7名石油廠年輕的工人就要顯得沒有經驗了許多,他們雖然也在揮動著拳頭試圖攻擊著圍過來的喪尸,可是內心里的潛意識的恐懼加上沒有太多的對付喪尸的經驗,使得他們的‘戰績’十分的不好,甚至有好幾次其中幾個人差一點被喪尸給咬上,好在7個人算得上聰明,始終抱團在一起面對這些家伙。

  不過一旁的龐俊刊載了眼里,他明白這7個人照這樣下去是堅持不了多久的,別說這7個年輕的小伙子,就自己的還有花襯衫和孫逸軍來說,如果不趕緊找到帶有武器裝備的喪尸的話,三個人也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

  大概差不多10分鐘過去了,倒在地上的喪尸數量不超過20具,照這么下去,隊員們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一直這么徒手對付喪尸的話,不僅效率十分的緩慢,甚至還增加了感染的幾率,因為一個不小心只要被喪尸咬住,劃傷或者抓撓上,那就完蛋了。

  龐俊對著正在戰斗的大家大聲的喊喊到:“兄弟們,有沒有發現帶著武器的喪尸啊?”

  “沒有!”大家異口同聲的喊道。

  “他們,范金龍你哥狗娘養的,你他媽的到底有沒有給我們準備武器,說什么有攜帶武器的喪尸,他媽的怎么到現在都還沒有見到的?”花襯衫對著上面坐在‘VIP’室內的范金龍破口大罵到。

  此時正叼著煙專心欣賞這場‘游戲’的范金龍,談了談手中香煙的煙灰,冷笑一聲拿起了話筒說到:“你們就這點本事嗎?看到我都要睡著了,武器我說了準備就肯定準備的,只是你們這水平太差了,到現在還沒找到怪誰,在這么下去,我估計你們撐不過10分鐘了吧!有著力氣抱怨,還不如抓緊找到武器吧,讓這場游戲暴力起來,我喜歡血腥的場面,別讓我和我的兄弟們看睡著了好吧。”

  花襯衫聽著范金龍這么說,咬著牙齒大罵到:“你他媽的真是不得好死,我們在這冒死戰斗,你卻在那開心的看著,你他媽的鑰匙什么時候丟下來啊?”

  范金龍再次冷笑一聲說到:“你們可能太專心了,喪尸進來的時候我就丟下去了啊,怎么能讓你們看到我丟下去呢,很容易讓你們找到的話那多沒有意思?好了省點力氣把,要么找鑰匙,要么找武器給我狠狠的殺起來!”

  聽到范金龍已經將鑰匙丟下來之后,龐俊立刻對著身邊的9個人說到:“兄弟們,大家多注意些鑰匙的位置,如果能找到最好,但是不要把心思都放在找鑰匙的上面,畢竟這對于我們干掉這些喪尸來說的難度有過之而不及,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盡快找到一些對付喪尸的武器,我覺得我們有了武器的話徹底干掉這80-100只喪尸應該不算很難的。”

  “是的,找到武器的幾率是大魚找到鑰匙的,所以大家千萬別分心,這鑰匙經管是一條讓我們活下的捷徑,但是這不過是那些人希望給我們分心的一個條件罷了!”孫逸軍也跟著龐俊一起說到。

  聽著兩人這么說,其原本想著可以找到鑰匙提前出去的人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他們都覺得龐俊和孫逸軍說到十分有道理,找到武器讓自己強大起來,消滅喪尸的幾率便會大增,按照規則只要干掉所有的喪尸之后也算是勝出的,經管看起來有些困難,但正如人生一樣有時候腳踏實地經管辛苦艱辛,但是一定是會成功,相反雖然有捷徑看似要方便快捷,可是得到這個捷徑的過程也許已經可以使你吃完所有的苦,堅持到最后勝利了。

  想到這,大家便更加的投入了起來,面對越聚越多的喪尸,幾名年輕的石油廠工人已經不再有著之前的恐懼了,他們相互配合著一邊攻擊這喪尸一邊尋找著帶有武器的喪尸。

  功夫不負有心人,第一把武器消防斧被鐵子在一只不起眼的中年婦女變成的喪尸背上給找到,他閃著躲避過這只喪尸的攻擊,來到了它的背后,這把斧子正刀柄朝下的劈砍在這只中年婦女變成的喪尸背部,由于不是致命位置,并未能贏下這只喪尸的行動,相反由于穿著厚實,一時間還真的不好發現這把砍在喪尸背上的消防斧。

  順勢拔下消防斧的鐵子,立刻揮動起消防斧砍掉了這只中年婦女變成的喪尸的頭顱,看著頭顱滾落到了地下,鐵子抬頭看了一樣上面的‘VIP’室,看到那些人正叼著煙看熱鬧一般的看向這里,內心里不得不佩服這些人為了這場游戲的用心良苦,隱藏武器的出場方式都是經過精心設計一般的另類。

  整個隊伍有了第一把武器,戰術上也隨即有了變化,拿著消防斧的鐵子承擔起了負責保護自己小兄弟的責任,他不斷地揮舞著消防斧擋在了自己小兄弟的前面,有著從小砍柴技術的鐵子,他揮動的斧子砍殺的十分精準,幾乎指哪砍哪,喪尸們的腦袋被他劈的血肉模糊,此時這些小伙子已經顧不上對這些惡心的畫面產生什么想法了,麻木的只想去找到其他的武器。

  隨著第42只喪尸的倒下,花襯衫在一直一看便是煤礦工人的喪尸腰間找到了一把鐵棍,這根鐵棍不是一般的棍子,他有著純鐵的材質,并且長度還在一米二左右,大約直徑3公分的厚度讓它抓在手中還是十分有分量的。

  花襯衫在手中回屋了幾下,覺得自己有些不太好控制,也是轉手將鐵棍丟給了一旁的龐俊,職業軍人的龐俊,很快便駕馭了這一根鐵棍,一顆顆喪尸的腦袋在他揮舞著的鐵棍下開了花,終于有了幾把武器,戰斗變得相對要輕松一些。

  不過這僅僅只是表面現象,這間100來個平方的礦洞很快就被消滅在地上的喪尸尸體和還在不斷涌入的喪尸給填滿了,隊員們已經沒有什么地方可以施展開拳腳的空間了,可是那些還在不斷撲過來的喪尸卻并沒有打算給隊員們喘息的時間。

  面對這樣的局面,隊員們猶如被困住的野獸一般,做著最后的掙扎。

  “啊!”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響徹了整間礦洞,隊員們紛紛朝著慘叫聲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那名皮膚黝黑的石油廠工人的脖子被一只帶著礦工帽的喪尸給狠狠的咬住,而他的身體周圍還有幾只喪尸正拽著。

  “黑子!”鐵子和其他幾名小兄弟幾乎是帶著哭腔喊出來的。

  可是被喪尸咬住脖子的黑子此時已經沒有了力氣回應大家,頭外向一側,眼神迷離的看著依舊在戰斗的兄弟們,他此時明白自己已經不可能再繼續和大家一起并肩走下去了,沒想到自己這么快就要去見剛剛之前犧牲自己保全大家的田飛了,此時他雖然心中仍有些不甘,但是臉上卻露出了微笑,盡管自己已經喊不出聲,但是他還是想用表情去告訴兄弟們他很好。

  鐵子揮舞著消防斧狠狠的朝著咬住黑子脖子的那一只喪尸的腦袋狠狠的劈了下去,腦袋劈成了兩半,喪尸癱軟的到了下去,跟著喪尸倒下的還有黑子已經癱軟的繩梯,大家還來不及走到黑子尸體的邊上,就被喪尸給圍住了,而黑子的尸體也被后面的喪尸給拖走了......

  黑子的意外,讓石油廠的小兄弟們徹底失去了理智,如果說田飛的犧牲是自己的選擇,那么黑子的死就是被這叫范金龍的家伙給玩死的,有幾個不理智的隊員們開始對著‘VIP’室里的人破口大罵了起來。

  而龐俊見狀,經管也很悲憤,但是他還是對著大家喊到:“都集中思想,喪尸還沒有殺完,不要分了心!”

  可是這些年輕氣盛的小伙子此時哪里能聽得進勸,一個個跟失去理智的瘋牛一樣胡亂的攻擊著生變的喪尸,這種不理智也給大家帶來了慘痛的代價,除了鐵子之外,還有一名叫張喜找到了砍刀的小伙子有幸沒有被喪尸咬到,其他人都子啊身體不同處遭到了喪尸撕咬。

  一下子又是4名戰友犧牲,經管剩下的5人當中已經有3人找到了武器,可是戰斗力一下子損失了50%,而且這些兄弟的死亡也讓大家的情緒產生了波動,原本還能堅持繼續游戲的幾個人,一下子突然覺得有些無力繼續堅持了。

  而看到這一幕的范金龍更是叼著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全神貫注的看著這在他看來已經進入高潮了的游戲,他就希望有人死,因為這樣不僅不用自己親自動手,還滿足了自己看生死游戲的變態欲望。

  范金龍身邊的小弟們也都紛紛跟著他一起站了起來,似乎誰都不想錯過這場精彩游戲最精彩的時刻。

  而下面的五個人此時已經被逼到了礦洞內的一個小角落,孫逸軍和花襯衫分別從鐵子和張喜手上拿來了消防斧和砍刀,和拿著鐵棍的龐俊一起將鐵子和張喜擋在了身后。

  幾個人此時已經有些體力不支,喪尸們才剛剛死了不到50只,對于這僅僅一半的戰績,5個人的內心已近有些絕望了,看著面前滿地的喪尸尸體和不斷圍過來的喪尸想找到鑰匙幾乎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如果再這么繼續肉搏下去的話,很難保證自己還能堅持到最后了。。

  “你們就這么些能耐啊?就死這么幾個兄弟,就打算放棄拉,還有差不多幾十個喪尸你們就勝利了啊,我可不喜歡這一邊倒的游戲啊,你們不是搜救隊的嗎,就這么些本事嗎?簡直是廢物啊!哈哈哈哈哈”廣播里傳來了范金龍的嘲笑聲。

  末日行動組的三個人聽到范金龍的嘲笑聲,喘了幾口粗氣,咬緊了牙關,然后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看過《末日行動組》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pk10 稳赚 网上购买彩票合法吗 二分时时彩是不是真的 陕西11选51选五中奖概率 股票指数 计算方法 114博彩 山西11选5高频彩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 网上买彩票彩民犯法吗 重庆快乐10分 股票分析师怎么赚钱 江苏快三投注平台 浙江12今天开奖结果了 北京体彩11选五5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