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末日行動組 > 第三百一十六章?生死游戲

第三百一十六章?生死游戲

  龐俊和花襯衫還有孫逸軍三人聽到‘范金龍’這三個字倒是沒有趕到有什么奇怪,面前此人無非就是一個穿著貂皮大衣掛著大金鏈子的罐頭社會打個而已,但是他們身邊的鐵子一群人卻已經開始不自覺地顫抖了起來。

  看到鐵子他們幾個年輕的石油廠的工人已經開始不自覺的顫抖起來,薛哥向前走了一步說到:“現在知道我大哥是什么人了吧,這煤礦廠在在這病毒爆發之前就是我大哥負責看守的了,所以你們再沒有經過允許的情況下就擅自闖入進來,這就是你們不對了,所以現在既然城市變成了這樣,沒有替我們做主,去制裁你們這些擅自進到煤礦廠想盜取煤礦的人,那么就由我們親自來制裁你們,擅闖他人領地加上試圖偷到他人財物,我看看,應當處死!”

  “放屁!”花襯衫一臉不削的說到:“你們他娘的就是一群收保護費的小啰啰,這煤礦廠什么時候成你們的了,哥也是在道上混過的,就是替人做事而已,還把自己說到那么牛逼,還處死,你們有什么權利?”

  “你他媽的,那一巴掌沒給你記住是嗎?”賊眉鼠眼的男人抽出腰間的手槍,拉開了槍栓,就將槍口頂在了花襯衫的眉心上面。

  “阿龍,把槍放下!”范金龍立刻制止的喊道,然后緩緩地返回到龐俊他們的面前,上下再次大量了花襯衫說到:“這位兄弟看來之前是在道上混過的是嗎?不過你好像應該混的階層不算高吧,收保護費這還停留在什么時代拉,這煤礦廠我可是有股份的,還有邊上的石油廠也是,收起你的無知吧,你們沒經過任何人的同意,跑到我的地盤上來還打算偷我們的東西,我想我給你們點懲罰應該是合理合法的吧?”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們偷你們的東西了?”一直沒說話的孫逸軍也有些看不慣這群人的囂張了。

  “開著拖貨的卡車,帶著這么些人,別告訴我,你們是來兜風啊!”賊眉鼠眼的阿龍說到,隨即周圍的人都跟著哄笑了起來!

  “我們出來找物資路過你們這里難道也有問題?”龐俊說到。

  “路過?哼”阿龍冷笑一聲說到:“從石油廠出來往這個方向也只有我們煤礦廠了,再往前就是荒地一片,穿過那些荒地后面就是山區,你跟我說路過去找物資,開什么玩笑,這大雪封山,鳥不拉屎的環境,你們去找哪門子的物資?”

  “都別再解釋什么了,我懂你們想說什么?”范金龍點起一根煙繼續說到:“既然你們幾個人被我們捉到了,也別解釋什么了,我范金龍外面不知道,但是在這FJ市做事大家還是明白的,你們也別再不承認什么,石油廠已經不再通電,暖氣只能靠那口老鍋爐提供,老鍋爐是燒煤的,煤不夠了,你們來我們煤礦廠想弄些回去,不想遇到了喪尸,人數有限只得放棄,于是就打算先返回,不想遇到了我的兄弟,所以也算是偷盜未遂,不過你們的目的還是來偷煤的,只是沒能偷到而已,經管沒有偷到,但是這種行為已經讓我感到不爽了,有聽過把不怕賊光顧就怕賊惦記,如果不是這些喪尸,我想你們今天的計劃應該就成功了吧,所以經管你們沒能拿到你們想要的,我還是要給你們些懲罰的!”

  “你是我見過話最多的大哥,想怎么懲罰你說句痛快話吧,在這浪費了這么些時間!”龐俊有些不耐煩這些人的做法了,催促的說到。

  范金龍抽了一口煙說到:“這樣吧,既然你們的計劃沒有最終成功,那么就用我們這邊的規矩來決定你們的下場啊,是死是活你們自己的決定!”

  “你他媽的到底想干什么,這煤礦廠你也只是有股份而已們,現在特殊時期,我們搜救隊是有權征用所有國家資源的,你有什么權利決定我們的生死?”花襯衫氣憤的說到。

  “什么狗屁有權,現在我們市政府都不在了,這里就他媽的老子說了算,我告訴你,給你們按照我們這的規矩去決定生死,已經是我給你們最大的讓步了,否則我早就直接處決了你們,誰都不會知道的!”范金龍也走起了眉頭有些不爽的說到。

  “好,既然你這么說,我們也認栽,你說吧,你們這的規矩是什么?”龐俊冷冷的說到。

  “還是這位兄弟爽快。”范金龍龍夾著煙指著龐俊說到,隨后他又轉過頭對著身邊的阿龍還有薛哥說到:“去,著急兄弟,把我們的‘斗獸籠’給準備好,然后把這些家伙都帶過去,一會再準備些酒菜,今天就讓兄弟們看看好戲,反正也好酒沒有什么樂子了!”

  兩個人聽完,立刻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隨后便分頭行動了起來,薛哥帶著一些人朝著一旁的礦洞走了過去,而阿龍則帶著人走過來,將龐俊一行人也給押著走進了礦洞。

  礦洞內的墻上亮著應急燈,這些燈將整個礦洞內照的十分的亮堂,礦洞內有很多通道,順著主道向內走了大概300米,右邊出現了一個岔路,順著岔路走進去,里面頓時豁然開朗,里面的面積很大,比起外面走過來的礦道要寬闊許多,而且里面的應急燈更多,此時所有打開的應急燈把這礦洞內照的跟外面一樣。

  阿龍和手下幾個人將龐俊他們推進礦洞內之后,便退了出來,然后在外面將進入這礦洞的一扇鐵門給關了起來,龐俊幾個人立刻返回過來一邊用力的拍打著已經被外面人鎖起來的鐵門,一邊大聲的問著他們準備做什么!

  可是外面的人并沒有理會而是徑直朝后遠處走了過去。

  在拍打了一陣之后,龐俊立刻制止到:“好了,先別叫了,我們先查看一下這礦洞內的情況,我想他們所謂的什么規矩應該不會僅僅是將我們關在這里面,然后讓我們自己想辦法逃出去這么簡單!”

  “龐隊,那你的意思是?”花襯衫不解的看著龐俊問到。

  “龐隊快過來看啊,你看這邊還有個柵欄門!”跑到這礦洞內另一頭的他,正站在一扇欄桿門的邊上指著門內說到。

  “是的,這邊也有。”另一個鐵子的兄弟站在離鐵子發現欄桿門不遠的地方指著另外一扇欄桿門說到。

  龐俊隨即在周圍觀察了一番,這間礦洞大約有7米左右的高度,大小應該在100來個平方,周圍一共有6扇門,除了剛剛自己和大家被帶進來的那一扇是一扇鐵門之外,其他的5扇全部是欄桿門,在正對鐵門對面的兩扇欄桿門中間的上方還有一間突出的房間,房間上有正對下面礦洞的是玻璃窗戶,整間房間站在礦洞內看去就像是體育場的VIP包間一樣。

  正當大家好奇的開著上方的這個VIP包間模樣的房間時,房間里面的燈光突然亮了起來,隨后范金龍和薛哥還有賊眉鼠眼的阿龍出現在了房間內,他們的身后還站著一些其他人,隨后范京龍走到窗戶邊拿起一個對講機,咳嗽了一聲,這礦洞內原本裝有的幾個喇叭瞬間傳出了范進龍的咳嗽聲。

  在試完話筒是有聲響之后,范金龍直接說到:“搜救隊的兄弟們,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出來,這里是什么地方,這里可不是你們所謂的礦坑哦,這里可是我們這幾天特意改造出來的斗獸場,我想我說出這個名字你們應該知道這里一會要做什么了吧,哈哈哈,你們可是這斗獸場的第一批適用者哦,一會可別弄壞了我們的斗獸場哦!”

  “你到底想做什么?”龐隊對著‘vip’房間內的范金龍喊到。

  范金龍將話筒遞給了身邊的阿龍,讓他來給下面的龐俊他們介紹一下接下來這生死游戲的規則,阿龍結果話筒說到:“你們也不必緊張,規則是很簡單的,一會這間房間內我們會沖出了你們進來的那扇鐵門之外的5扇門內放入80-100只左右的喪尸,然后我們會把你們進來的那一扇門的鑰匙也給丟到這里面的,你們要想活著出去很簡單,要么想辦法干掉這些喪尸,活到最后,要么一會在這斗獸場里面找到我們丟進來的鑰匙,搶在喪尸們干掉你們之前打開進來的那扇鐵門出去,只有這兩樣結果你們才算贏的游戲,我們便可以放你們回去,不過如果你們不幸......那可就怪你們自己沒有那運氣咯,怎么樣規則簡單吧?”

  “你是讓我們徒手對付這些喪尸嗎?”龐俊不解的問到。

  范金龍搶過話筒說到:“我還沒有那么不仁義,一會這80-100只進到礦洞內的喪尸我們隨機給他們身上綁著砍刀、斧子、鐵鍬鏟、鐵棍等武器的,我想有了這些,作為搜救組隊員的你們,對付著80-100只的喪尸應該更不在話下了,說的我都開始興奮了,好想看你們的表演,想不到這第一場表演竟然就是這么專業的隊員,真的是好期待,最后祝你們好運啊,如果不幸中招或者死亡,那可不怪我們哦,哈哈哈。”

  “哦對了,鑰匙在這里。”范金龍從身邊薛哥手上接過一把黃銅的鑰匙,在手中晃了晃,然后繼續說到:“一會等喪尸們入場之后,我變會把鑰匙丟下去,至于會落到那我可就不曉得咯,這要是我可沒有掛鑰匙圈什么,只有一把黃銅鑰匙,我覺得這樣你們尋找起來才有樂趣,如果找到了那就更有成就感,好了給你們五分鐘時間準備,五分鐘之后這5扇門便會打開,游戲也就正式開始,歡迎來到生死游戲!祝你們好運!”

  “龐隊,我們這可怎么辦啊,什么武器都沒有,要面對這么些喪尸,這......”鐵子有些恐懼的看著龐俊。

  “是啊,龐隊,看來我是回不去了,你們如果能出去一定要讓許叔他們在出去之后見到我的家人告訴我家人我的情況啊。”一個年輕皮膚黝黑的石油廠工人已經開始有些放棄了。

  龐俊對于大家這樣的態度不是十分的滿意,經管此時他也不知道揭曉來所謂的‘生死游戲’究竟會是什么樣的結果,但是這種還未開始就已經想到放棄的行為讓他心中十分的不快,于是他皺著眉頭嚴肅的隊這這些年輕的石油廠工人說到:“你們難道忘記剛剛田飛舍棄自己的生命去為我們拼出一條路的樣子了嗎?怎么到了你們卻便的這么捂住了?難道田飛為我們所爭取回來的活著的機會,你們就打算這么放棄了?”

  聽完龐俊所說的,幾名年輕的石油廠的工人都安靜了下來,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想著就在剛剛不久前自己的兄弟田飛為了能給大家爭取活下去的機會不惜犧牲了自己,而自己卻在這里遇到一點困難就想到了放棄,真的是自愧不如,但是大家也不是發自內心的軟弱和這么快放棄,只是范金龍所制定的這個所謂的‘生死游戲’其實壓根就是不公平的,只不過是想在弄死打擊之前多折磨大家一會,順便給自己制造些樂趣,這種人數上不成比例,還沒有武器的情況下,想獲得最終的勝利或者出去的幾率微乎其微。

  龐俊當然也明白對方的用意,只是無奈自己和自己的人被對方所控制也只得仍有對方擺布,而此時他內心卻突然變得平靜了下來,他對于接下來的結果心里也是沒有底的,但是也沒有什么辦法去回避即將面對的,也只能去面對,于是他轉過頭有些歉意的看著和自己一道出來的戰友花襯衫和孫逸軍。

  令龐俊沒有想到的是,孫逸軍和花襯衫兩個人竟然是一臉的嚴肅,并且信心滿滿的看著周圍的幾扇鐵門,用行動表明他兩人已經準備好了。

  看到自己的隊友已經擺出一副隨時應戰的模樣,自己也變得信心十足,對著周圍的人鼓舞到:“兄弟們,為了田飛,為了活著出去,無路如何大家都給我拼盡全力!”。

  在‘vip’包間的范金龍等人聽到下面的人喊聲,都發出了笑聲,他們根本不相信這些人能最終贏得這一場游戲,在他們眼里下面的10個人此時已經是10具行尸走肉了,對于范金龍來說也不過是躲了幾具之后舉行這‘生死游戲’的一些戰斗力罷了,當然了這10個人如果能奮起反抗的話,那么這場游戲一定會十分精彩的,他此時內心直為自己想出這么一個游戲而感到佩服自己。

  想到這里,范金龍按下來打開下面5扇鐵門的按鈕......

看過《末日行動組》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pk10 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