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671章 緣分

第671章 緣分

  徐盛、吳忠與小丫鬟三人牽著馬匹走進了花叢內,見到此景,眾人皆是心曠神怡。

  徐盛和吳忠在地上鋪上一塊綢布,并在綢布之上擺滿了吃食之物,又將準備野炊的鐵架、牛肉、羊肉拿了出來。

  朱慈烺親自動手,找了一些干柴,在旁邊支起火來,燒烤起牛肉和羊肉。

  古時雖然耕牛重要,明太祖朱元璋也出臺了一些勿殺耕牛的政策,但民間牛肉依舊賣的火熱。

  萬歷年間的京師巡城御史楊四知,出榜禁殺牛,還抬出了太祖的大旗,違者要充軍,結果被殺牛為業的屠戶們圍在城門前打出了屎,最終嚇得收起了榜文告示。

  在京師尚且如此,朝中的清流健將都是這種下場,就別提大明別處了。

  各地不僅吃牛肉,而且牛肉的價格并不貴,和羊肉價格基本一樣,比豬肉便宜不少。

  到了現在的天武二年,經過這幾年的恢復,常年未經戰事的江南,米價、菜價和肉價基本已經恢復到了萬歷二十年的水平。

  一石糧食0.6兩銀子,一斤豬肉0.02兩銀子,一斤牛肉或羊肉0.015兩銀子。

  江南的工人每日最低工錢紋銀五分,雖然吃肉有些奢侈,起碼逢年過節買幾斤打打牙祭還是沒問題的。

  去年因為北伐戰事,導致江南的物價翻倍,好在戰事停息,北方各地也已開始大面積的耕種,朝廷出臺了幾項抑價政策,配合商人聯合會,使得各地物價又慢慢的降了下來。

  朱慈烺不時將大快牛肉翻轉,時不時的撒上各種料子,不一會兒就發出了一陣誘人的香味,勾引人的口腹之欲。

  在一旁的徐晨蕓笑著說道:“沒有想到,朱公子還有這么一手,還真是多才多藝啊。”

  朱慈烺聽了嘿嘿一笑,說道:“常年出征在外,這是必備的技能。”

  “你是軍中之人?”徐晨蕓非常驚訝。

  眼前這位公子,儀表堂堂,學識淵博,沒想到竟然上過戰場的軍人,難怪言行中有股強烈的陽剛之氣......

  朱慈烺只得點點頭,很認真的說道:“可以這么說,我是皇明軍校的軍官生,去歲北伐時,就跟在天子的御駕中軍。”

  “真看不出來。”徐晨蕓眨了眨大眼睛。

  朱慈烺解釋道:“天武軍中軍官的文化水平都很高,普通士卒也被要求務必識字,現在的大明軍隊已經不是當年那般目不識丁的大頭兵了。”

  “陛下還說,未來的大明會實行志愿募兵制,招募的士兵起碼要是小學畢業的秀才!”

  這下,徐晨蕓真被驚住了,暗道那位年輕皇帝的魄力真強,竟想把目不識丁的軍隊發展成都是秀才的軍隊,千古以來何人能做到?

  見她如此表情,朱慈烺有些飄飄然,試探性的問道:“我見過幾次陛下,你想知道他長什么樣嗎?”

  徐晨蕓搖了搖頭道:“不想知道......”

  “為何?”朱慈烺有些吃驚,同時心中緊張,他為何對朕沒興趣?這可不是件好事啊!

  丫鬟秋月見朱慈烺之前幾次輕浮自家小姐,有些不滿道:“你當我家小姐沒見過世面嗎?當今圣上當初還住過我們府上呢!”

  徐晨蕓斥責道:“秋月,不許亂說!”

  “住過你們府上?真的假的?”

  不僅朱慈烺,連徐盛和吳忠都是一臉茫然,像是在說:“作為當事人,我們怎么不知道還有這事?”

  徐晨蕓柔聲道:“她亂說的,朱公子別當真。”

  秋月滿臉的委屈,道:“小姐,我怎么亂說了,幾年前圣上還是皇太子時,確實住過我們府上幾日啊,老爺還覲見過幾次呢,整個浙江誰不知道呀!”

  “浙江?”

  朱慈烺似乎有印象了,自己曾在崇禎十四年南巡時去過浙江,還住過一戶海商家中養病,莫非就是她家?

  但她不是應天府人嗎?真是奇了......

  沒有多想,見徐晨蕓蹙眉不滿,朱慈烺將一只烤好的牛肉遞到了她手里,轉移話題道:“來嘗嘗愚兄的手藝。”

  “謝謝!”

  徐晨蕓禮貌的接過來,只見這只牛肉被烤得焦黃,但并沒有一絲的油膩之感,一股沁人的肉香直入人心,勾起了人的食欲。

  她小口小口的吃著烤肉,看向朱慈烺的臉色微紅。

  朱慈烺將烤肉分給幾人,一邊吃著一邊聊著,同時還欣賞著周邊的美景。

  有美女相伴,確實是人生一大愜意之事。

  這幾人當中自然是以朱慈烺和徐晨蕓為主,兩人時而談詩,時而論賦。

  徐晨蕓不時被朱慈烺的話給逗得咯咯直笑,好在不是鵝笑聲。

  徐晨蕓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和這位朱公子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感覺心情愉快,很開心,還有一種依賴感。

  或許是這位朱公子博學多才,見識廣闊,富有幽默感,總是在不知不覺之中,讓人歡樂,還有他那富有磁性的聲音,讓人迷醉......

  在聊到興處,特別提到新政之時,徐晨蕓突然有感而發:“聽說今上又要準備動兵,拓展海疆,真令人擔憂。”

  她一直主張恢復民生,朝廷不應發動任何戰事,起碼要隱忍幾年才能再次興兵。

  然而天武皇帝似乎很喜歡打仗,尤其是登基之后,戰事幾乎停不下來,剛休整了半年又要開始了。

  朱慈烺搖了搖頭道:“我大明現在看似強大,可現在卻處于險境之中。”

  “怎么說?”徐晨蕓投來了疑惑的目光。

  朱慈烺一邊說,一邊在地上畫出了一幅簡易的世界地圖來,并將主要國家也標了出來。

  他指著大明北疆的一塊道:“我大明的北面是俄國,這是頭貪婪的毛熊,他們去年趁我大明與韃清相爭,已經涉足到了黑龍江領域,所以我大明與俄國早晚必有一場生死決戰!”

  朱慈烺又道:“再看東南海域,尼德蘭人和大佛郎機人狼子野心,暗中勾結韃清,尼德蘭人霸占我東番幾十年,在與我大明的條約內還不甘現狀,頻繁搞小動作,如果我大明一再忍讓,他們必然會更加的得寸進尺!”

看過《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pk10 稳赚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牛 对平安银行股票分析 吉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微信走势图 医药股票 北京pk拾计划软件手机 炒股票新手入门 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 辽宁11选五5一定牛 快乐10分技巧规律 幸运农场计划数据 山西11选5走势一定牛 甘肃彩票快3开奖查询 内蒙古快三遗漏号码统计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 3d试机号对应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