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669章 邂逅美人

第669章 邂逅美人

  花朝節是漢族的傳統節日,在農歷二月份,花朝節日期還因地而異,洛陽二月初二,開封二月十二日,江南一般是在二月十五日。

  花朝節的風俗在盛唐時便形成,多是郊游雅宴,參加者多是些騷人墨客,有時也有親朋好友,在觀景賞花中飲酒賦詩,歡聲笑語,持續不斷。

  自宋朝后,花朝節由士大夫等知識分子逐步擴大到民間各個階層,又新增了種花、栽樹,采摘野果等活動,朱慈烺定下的植樹節便是在花朝節期間。

  南京城東郊位于城外天壇的南面,秦淮河南段一片,那里年年柳色,南京人送客東行,多在此折柳贈別。

  花朝節這一天,男女出游,紛紛出城來到郊外的秦淮河邊,游春撲蝶,更是一些青年男女準備在此尋找意中人。

  大清早,朱慈烺一行人便衣騎馬出城,剛出了城,幾人便如脫了韁的野馬一路撒歡狂奔。

  東郊秦淮河堤岸邊,已然熱鬧如市,絡繹不絕的男男女女成群結對,往來如織。

  這里人大多盛裝出行,有文人雅士邀三五知己,賞花之余,飲酒作樂,互相唱和,高吟竟日。

  有姑娘剪著五色彩紙粘在花枝上賞紅,還有不少人撒歡追逐,折柳戲水,嬉笑玩樂。

  兩個王爺和長公主很少到外面玩,乍看滿眼綠色,盛開的花朵,還有如此多的人,如此熱鬧的場景,四人一下子爆發了,雀躍歡呼著。

  坤興長公主牽著昭仁長公主在一邊玩耍摘花,定王則拉著永王學著身邊之人挖野菜野炊,幾個御林軍的便衣遠遠的跟在后面。

  在這般盛大歡快的場面中,朱慈烺同樣心情舒暢,特別是遠處那些盛裝出行的年輕女子,讓人賞心悅目。

  明朝中后期,女性在節日郊游中的活動相當的自由,古籍便有記載“男女靚裝麗服,膜拜東郊”,“都中士女傾城而出,華飾異香,歌管劇戲,雜逞所長”

  可見,明代女性打扮得光鮮亮麗,華服香妝而游春,享受著踏青春游的樂趣。

  朱慈烺邊走邊看,只見周圍的女子比男子還多,她們一些人游春野步,遇名花則設席藉草,以紅裙遞相插掛,以為宴幄。

  或許是因為朱慈烺高挑俊美的模樣太吸引人了,一路走去,周圍不少賞花的姑娘們將目光投向了他,眼中既熱切又激動,頻頻眉目傳情。

  也有一些男子,眼神中發出嫉妒的神色,只因身邊的女伴多看了兩眼朱慈烺......

  朱慈烺挺了挺胸膛,接受眾人的矚目,心中卻是暗嘆:“長得太帥,沒辦法。”

  這時,有一打扮得向丫鬟一樣的少女奔向朱慈烺,引得周圍的便衣御林軍迅速靠近,徐盛不動聲色的擋在前面。

  那丫鬟見狀有些驚愕,片刻后她繞過鐵塔般的徐盛,紅著臉將一封書信往朱慈烺手中送,然后害羞的跑開。

  恍然之下朱慈烺打開這個簡易折紙的書信,一看之下竟然情書,里面還藏著一朵花瓣......

  他抬頭看去,果見不遠處一個盛裝的小姐朝他掩嘴而笑,身旁之人正是送信的丫鬟。

  朱慈烺微微頷首,禮貌的拒絕了這位大膽示愛的姑娘,轉身回到了弟弟妹妹們所在的地方。

  第一次來郊外游玩,兩位長公主玩的不亦樂乎,年僅八歲的朱媺姳更是快樂,她摘花揪草,趕蝴蝶捉蜻蜓,歡快地叫著。

  兩個王爺則在不知搗鼓些什么野炊,只是定王朱慈炯時而掃向四處,顯然對周圍的姑娘們很感興趣,卻又不好意思搭訕。

  扮相老成的朱慈烺在一旁看著,最終也跟著一塊搗鼓野菜......

  最終,因兩位王爺飯來張口,野外生存能力極差,搞得滿臉碳灰,朱慈烺覺得丟人,便不再與他們為伍,單獨在河邊散步。

  遠處有佳人們在流水邊烹茶對吟,傳花令,抽花簽,斗草,寫詩,賞花賦詩,歡聲笑語,持續不斷,甚是風雅。

  引得朱慈烺所在的這邊年輕男子們頻頻望去,朱慈烺也看去幾眼,內心有些蠢蠢欲動,想尋找能讓自己一見鐘情的佳人......

  不一會兒,聚在這里的年輕人有些散去的跡象,朱慈烺明顯聽到有人悄悄的說:“京城第一才女徐小姐在那邊,快去看看!”

  朱慈烺也有些驚奇,什么樣的女子能稱為京城第一才女,以至于把人都吸引過去了?又不是第一美人......

  眼見四周無人,朱慈烺小跑幾步縱身躍上了一棵樹梢上,遙看那處才女云集的一片。

  由于距離稍遠,加上那邊扎堆的女子有十幾個之多,朱慈烺只能看到他們的身形輪廓,并不能判斷究竟哪位是京城第一才女。

  “取朕望遠鏡來!”

  “是!”

  徐盛一本正經的取來軍用望遠鏡,扔給了朱慈烺,助他偵查敵情......

  有此神器,朱慈烺對敵情的掌控更加透徹,一眼看去,明明白白的!

  忽然,朱慈烺眼睛驟然一亮,像是發現了新獵物,將目光定格在其中一位絕代佳人的臉上。

  透過望遠鏡,朱慈烺清晰的看到,鏡中女子櫻唇瓊鼻,精致的五官幾乎是完美的搭配在一起,沒有絲毫的瑕疵,她鳳眸明亮而柔和,透著嫻靜,一副禍國殃民的樣子。

  再往下看,她身形苗條,嬌嬌怯怯,在諸女中款款而行,身著月白襦裙,素潔無瑕,似是不沾凡世煙塵的仙子.....

  朱慈烺的眼中滿是震驚,越看越驚奇,此面孔似曾相識啊!

  重新拿起望遠鏡,瞧了一遍又一遍,朱慈烺越發的肯定心中的猜想,這不就是余賢弟嘛!

  跳下樹梢,朱慈烺將望遠鏡扔給徐盛,整了整衣袍,快步而去。

  “皇爺,您去哪呢!”吳忠道。

  “此女不能留,朕去收了她......”

  在一眾年輕男子遠遠的偷瞄注視下,余晨和一眾才女們有說有笑的,在花叢間則設席藉草,像是準備辦圈內詩詞會。

  “余賢弟!”

  忽然一道聲音傳來,引起眾女一陣側目,面目驚奇。

  “余晨”回首看去,只見分別幾日的“朱大哥”忽然出現在面前,正笑盈盈的看著自己。

  “這位公子是誰呀?這么帥......”

  “好像是蕓蕓的朋友......”

  “......”

  幾個才女偷瞄著朱慈烺,互相之間竊竊私語,甚至有姑娘忽然莫名其妙的害羞了起來。

  在場幾個才女都知道“余晨”只是筆名,甚至知道她經常女扮男裝的事,因為在場的才女們都有此經歷.....

  “朱公子......”

  驚愕中的“余晨”怔怔起身,雪白細膩的嬌顏上桃腮微微泛紅,烏黑秀發披散于肩,瞳眸如鉆石,熠熠閃光,望向朱慈烺的目光中隱隱帶著喜悅。

  朱慈烺對著一圈才女們微微頷首,又看向余晨道:“方便到那邊走走嗎?”

  余晨面露羞澀,輕輕嗯了一聲,又對同伴們道:“這位是我的朋友朱公子......你們先玩,我去去便來.......”

  二人離去,幾女再度竊竊私語,咯咯作笑,互相詢問八卦,也有滿懷希望的才女略感失望......

看過《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的書友還喜歡

北京pk10 稳赚 福利彩票玩法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吉林11选五任五一定牛 旺彩福彩3d下载安装 辽宁福彩快乐12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山 股票分析师图片 北京快3开奖图牛彩 快乐12精准杀号法 云南11选5免费推荐 北京快3走势图带连线一定牛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002288股票行情 四川快乐12投注技巧 新手炒股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400期